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

如此“治霾”实为“乱作为”

中企天津报道 www.zqtjnews.com.cn 时间:2022-06-20 22:22:58点击:

财新网日前发表上海金融和法律研究院研究员聂日明的文章说,近日,发改委网站发布消息,暂缓调整国内成品油价格。发改委称目前一些地区以臭氧、灰霾污染为特征的复合型污染日益突出,机动车尾气排放是造成空气污染的重要原因之一,较高的成品油价格可以抑制成品油消费,保护环境,改善空气质量。文章说,从《石油价格管理办法》的条文来看,这个理由根本不够授权发改委行使“暂缓调整国内成品油价格”的权力。如果要针对雾霾变更油价调整的规则,那也应该先有规则后有调整,在新规则未出之前,应该执行而不是暂停现有的规则,再“抓紧完善新形势下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”。发改委怎么可以将正在执行的政策未经程序修改就直接暂停执行?置政府信用于何处?政府的权威何在?上调油价可以抑制居民用车,最终降低汽车尾气排放,但这并不意味着为了治理雾霾,就可以阻止油价下跌。首先,原油价格下跌,按竞争市场的机制,成品油价格也会跟随下降。发改委暂停调价,意味着中石油、中石化等公司坐享差价。其次,油价可以影响环保,但油价和环保不能简单放在一起。按照发改委的逻辑,如果什么东西会造成污染,就应该控制价格,抑制需求,那么煤炭在整个华北地区的使用,其污染对雾霾的促进作用恐怕要远远大于汽车尾气,那么是否应该在目前煤炭价格下行的趋势中,不让煤炭降价甚至维持较高的煤价?有意思的是发改委也一直是发展汽车工业的积极推进者,不管是几年前的汽车下乡政策,还是今年以来的小排量车辆购置税减半征收,都是朝着鼓励汽车消费的方向前进。如今,一方面鼓励汽车消费,另一方面又在为抑制用车阻止油价下跌,政策的制定方向错乱、自相矛盾。


【主持者言】据专家分析,汽车尾气的确是造成雾霾的“元凶”之一。但若因此停止下调油价,照这个逻辑,何不干脆停止汽车的生产和销售呢?又如聂日明先生所说的,烧煤是更大的污染源,煤价又该怎么办?难道也上涨吗?与发改委调控油价的思路恰恰相反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2月23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,决定下调全国燃煤发电上网电价,减轻企业负担促进结构优化。……还是说油价吧。经过多年的反复“探索”,在油气垄断的背景下,中国这两年好不容易形成了比较合理的油价调整机制,即根据国际油价的行情变化综合计算并据此自动实行油价的升降,因此而树立了公信力,记得高层领导人还曾对这一机制加以称赞。现在却说停就停了,这算是怎么回事呢?老百姓讲话,这也太“不拿豆包当干粮”了吧?发改委所谓的暂停该机制后将“完善新形势下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”,又会是个什么机制呢?是不是还像过去那样,无论升降,全由政府部门随意决定?说穿了,还不是在为“两桶油”着想,免得在先前的调价机制下它们会因国际油价接连下跌而利润“损失太大”(其实就是赚得少了),只不过是拿治霾来当幌子罢了。最近还听到一个新词,叫做“雾霾费”,据报道,上海市日前已制定办法,对挥发性有机物排污试点收费。所谓挥发性有机物,是形成雾霾和PM2.5的前提物。观察家陶舜为此在新浪网愤而撰文说,政府部门用了纳税人的钱,没有搞好环境监督治理,雾霾挥之不去,他们脑袋一拍,再收钱!文章说,政府不是没有钱治霾,北京号称要花7600亿治霾,上海也说要投千亿治霾,既如此,为什么还要再收费?如今雾霾笼罩大半个中国,不良企业污染在先,政府监督失职在后,不是人民该交雾霾费,而是政府该给人民发雾霾费才对——老百姓增加了空气净化的成本,付出了身体健康的代价,谁该为此承担责任呢?……主持者认为,在治霾问题上诸如此类的“乱作为”,反映了我们的一些权力部门法治观念太薄弱且置公信力于不顾。正像王岐山书记曾说过的“乱作为”的危害要大于“不作为”!


来源:中企天津报道

深度

Depth更多

圈点

Punctuate更多

思维Reversed更多

版权所有 © 2006-2023 中企天津报道 Powered by EyouCms | 津ICP备19010070号-1